首页 > 承德新闻 > 正文

上饶眼睛近视激光手术多少钱,上饶眼睛近视激光手术有后遗症吗,上饶眼睛近视激光手术

上饶眼睛近视激光手术多少钱,

null

女性的经济地位,只是婚姻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过分地强调经济对人格地位的决定权,是家庭关系异化的表现。经济地位意味对人身自由的支配权,本质上是夫妻双方权力意志的较量。

撰文| 凌海青

看过最近热播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我对原著产生了兴趣,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夏日的阴翳下读了亦舒的原著。

原著中女主角和前夫的名字:涓生、子君,沿用了鲁迅《伤逝》中的人名。小说《我的前半生》延续了小说《伤逝》探讨的问题,对女性的处境和婚姻的基础做了进一步阐发。

null

在鲁迅的时代,新青年们抨击宗法婚姻制度,以自由恋爱和婚姻为时髦,建立在青年男女自发的情感基础之上的婚姻,真的可靠嘛?

鲁迅无疑有着超越那个时代的洞察力,女性若想获得人格的完全独立,爱情绝不是归宿。鲁迅说,娜拉出走后,不是卖淫,就是回家。鲁迅认为,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女性的地位得不到保障。

在《我的前半生》中,也涉及这一主题。

独立的经济地位,代表的是独立的人身自主权,这种独立性,也是绝对的人身自主权。在现实婚姻当中,女即便到了现代社会,在家照顾先生和孩子的也是很多女性的选择。

女性的经济地位,只是婚姻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过分地强调经济对人格地位的决定权,是家庭关系异化的表现。经济地位意味对人身自由的支配权,本质上是夫妻双方权力意志的较量。

家庭是权力意志较量的场所。当家庭失去了更高的价值,经济因素便成为了双方较量的唯一凭据。涓生爱子君的时候,子君对金钱的漠然,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德,当涓生的爱消失后,子君的美德变成了弱点。

null

▲罗子君

相对于感情的易变无常,经济基础显得更加可靠。小说《我的前半生》,对这种异化的家庭观念做出了不同的诠释。

女性独立人格的完整性和感情关系的无常性,这二者的冲突,在小说《我的前半生》中得到了和解。

罗子君遭遇婚变之前,因为缺乏独立的人格逐渐失去了吸引力,其先生的情人与之相反,庸俗粗陋但是充满生命力。在罗子君从婚变的打击中警醒之后,迫于生活压力,重新工作融入社会,也重新思考和世界的关系。

在这个转折过程中,罗子君的斯文教养,是她重生的基础而不是阻碍。

因为子君对人格的守护,她没有对离婚有过多的纠缠,因此赢得了前夫和孩子们的尊重。因为子君对财产的淡然态度,她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最后也有一份不错的事业。因为她的温良没有怨恨过前夫和嘲讽、欺压她的人,使她的内心保持温柔和爱心,重新遇到爱情。

婚变对于罗子君来说,并不是失败或者过错,是让她完善的一次挑战。所以书中作者说,罗子君是幸运的,像她这样走不出困境的人,千千万万。

null

▲罗子君遭遇婚变

在电视剧中,对罗子君前半生的态度基本上是否定的。将罗子君遭遇婚变定义为失败,以此证明罗子君前半生的生活态度是错误的,罗子君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电视剧对罗子君的前半生做出的清算是彻底的,罗子君离婚前对生活的无知幼稚,更像暴发户而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

小说中的罗子君是一个具有小资产阶级情怀的女性,作者对她的品味和格调持赞许的态度。在电视剧中,罗子君对物质的追求,只是一个符号化的权力象征,而不是具体的感受和品味。

所以电视剧中的罗子君是人民群众应该批评的对象,人民群众一边幻想着高收入阶层如何颐指气使地消费,同时对这样的行为表示唾弃。

不仅资产阶级被金钱符号异化,围观资产阶级的劳动人民的眼光也被异化。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被简化为货币的数字,中间的各种分别粗暴地消失不见。在不同价格之间,社会中不同的人真实地存在。

一双名牌的鞋子不仅是卷标上的数字,是人的日用品,人穿着鞋走过春夏秋冬。当然有人可以估算出不同价格的鞋子对人带来的舒适度和满足感是不同的,这样的计算存在的前提,依然是标签化的人。

null

抽象化、标签化的人,对货币代表的物的感受度都是一致的,人都爱夸耀,否则耶稣不会劝人不夸耀。罗子君有钱必定会夸耀,落魄后必然洗心革面,这可能更符合大众的认识。小说和电视剧不同的取向,也从侧面揭示了文字阅读者和影视观看者的不同。

文字的阅读经验,相较于影视作品,更加的个体化,不同读者对于小说有着不同的感动和理解。而电视剧使用明星和琐碎的情节,从视觉到听觉占领了我们的意识,观众已经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意识。用高昂的代价制造出大众的视觉盛宴,怎么来评判文艺作品的好坏呢?

多元化的时代缺乏统一的判断标准,在大家一起自由地角逐意志时,最后还是收视率、票房说了算。为了收视率和票房,电视剧只能尽可能地迎合大众的口味。在具体的家庭生活中,每日发生的剧目,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相关热词搜索:承德市 家庭

上一篇:承德市对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进行信息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